素食專題
 

◎節欲素食為養生之道
 

重重災病,總由宿業深,而現行不謹所致。人生欲得無病健康,必須極力節欲。欲事一多,則種種毛病悉皆發生。世人以行欲為樂,不知樂只一彈指頃,苦便一生常膺也。汝宜息心念佛,并念觀音,將己妻妾,作道友想,相敬如賓,不使起一欲念。如是久久,則諸病悉可痊愈矣。若病已痊愈,猶不可即行房事。須大強健后,為繼嗣故,偶一行之,則必能生育,而且龐厚聰明,無諸疾病,此系先天之培植也。若不知此義,則自己妻妾,并所生兒女,均無強健無病之幸福矣。此語亦宜與妻妾說之,此求諸己者。至于念佛,乃求諸佛者。己不節欲,佛也不易保佑。己肯節欲,再加至誠念佛,定規會諸病不生。

  所言吃素,原為憫彼痛苦,養我仁慈,油與肉,有何分別。肉湯亦當不食。然眾生根性不一,能常素,則令其常素。否則,令持十齋,六齋,食肉邊菜耳。此乃為不能吃常素之方便法,非實義也。汝既以病苦之故,愍念眾生之苦,當吃凈素,勿以口腹,為心性累。凡屬有知覺者,皆不宜食。雖無知覺,然有生機,如各種蛋,亦不宜食。牛奶食之無礙,然亦系取彼脂膏,補我身體,亦宜勿食。黃豆,豆油,補料最多,宜常服之。早間粥中,宜下磨破之黃豆。平常食油,專用豆油,較比豬油,補力更大。何苦用錢買禍,(以食肉欠殺債,故云買禍。)而求補益耶。吃葷之人,若肯吃素,定規會少病強健。以肉食有礙衛生,素食有益衛生故也。

  蝦醬最毒,萬不可吃。以做時,系于海邊掘一大坑,于五六月間,撈諸蝦子,及諸小魚,倒于坑中。烈日曬之,全坑發滾,臭聞數里。凡蠅、蟻、蛇等,好是味者,皆自投入悉死之。待其發透,用磨磨過,裝簍發賣。吃葷之人,當做寶貨,可憐可憐。此系一僧,見其做法,為光說之。汝既吃素,縱不能令全家吃素,當令少吃。不可買活物到家中殺,家中日日殺生,便成殺場,大不吉祥。( 印光大師文鈔續編·復鮑衡士居士書)

 

◎食素人如何靠食物滋養

先后天衰弱,當以善于保養為事,若欲靠食物滋養,食素人宜多吃麥食,麥之力大于米力,不止數倍。光吃了面食,則精神健壯,氣力充足,音聲高大,米則止包飽腹,無此效力,麥比□力尚高數倍,有錢人服□,乃是有錢無處用,故作此消耗耳,非真能補人也。又大磨麻油亦能補人,小磨麻油以炒焦枯了,力道退半,人但知香,實則是焦味耳。蓮子桂圓紅棗芡實薏米,皆可滋補,豈必須血肉方能滋補乎?總之皆不如麥之力大,如不能吃,則兼帶著吃,久則自知亦自好吃矣。

 

◎吃素方可避免災難
 

諸惡業中,唯殺最重。普天之下,殆無不造殺業之人。即畢生不曾殺生,而日日食肉,即日日殺生。以非殺決無有肉故,以屠者、獵者、漁者,皆為供給食肉者之所需,而代為之殺。然則食肉吃素一關,實為吾人升沉、天下治亂之本,非細故也。其有自愛其身,兼愛普天人民,欲令長壽安樂,不罹意外災禍者,當以戒殺吃素,為挽回天災人禍之第一妙法。以一切眾生一念心性,與佛無異,與吾人亦無異。但以宿世惡業,墮于異類。固當生大憐憫,何可恣行殺食乎?無如世人狃于習俗,每以殺生食肉為樂。而不念彼被殺之物,其痛苦怨恨為如何也。

  以強陵弱,視為固然。而刀兵一起,則與物之被殺情境相同。焚汝屋廬,奸汝婦女,掠汝錢財,殺汝身命,尚不敢以惡言相加,以力不能敵故耳。生之被殺,亦以力不能敵。使其能敵,必當立噬其人而后已。人何不于此苦境,試為設一回想。物我同皆貪生怕死,我既具此頂天履地之質,理宜參贊化育,令彼鳥獸魚鱉,各得其所。何忍殺彼身命,以取悅我口腹乎?由其殺業固結,以致發生刀兵之人禍,與夫水火旱潦、饑饉疾疫、風吹地震、海嘯河溢等天災,各各相繼而降作也。(印光大師增廣文鈔卷四·普勸愛惜物命同用清明素皂以減殺業說)

  汝右手有病,乃宿世殺害眾生之惡業所招。當志誠懇切念佛,為彼宿世怨家回向,令彼超生凈土。果能常念,業自消滅。業消則病好矣,何須鋸手?縱鋸手亦不能消業。當依我說,認真念佛。再加念觀世音菩薩。決定不須一年,手可痊愈。(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復宗靈法師書)

 

 
◎介紹素食之理
 

昔文王發政施仁,澤及枯骨,然不及二三百年,而殺人殉葬之風,遍于天下。而且以多為榮,天子諸侯大夫士,皆隨力而為之,竟有至數百上千者。以秦穆公之賢,尚殺百七十余人以殉葬。子車氏三子,乃國之良臣,皆殺以殉葬。況其余者乎。其原皆由于不知三世因果之故耳。自佛法入中國以后,史冊上未聞有殉葬之舉。此亦未始非如來三世因果之說有以致之也。

  當今之世,殺劫方盛,尤當提倡戒殺吃素。殺劫者,殺業所成。殺業最大者,曰“食肉”。因食肉之故,感得一切天災人禍,旱干水澇,淫雨瘟蝗。食肉之害甚多,說不能盡。姑舉一喻以明之。昔列國時,魯有二勇士,各處一地,一日相逢,沽酒共飲。一曰:無肉不能成歡,當買肉。一曰:爾我皆肉也,何更求肉乎?乃互相割食,兼復割以互奉,以致于死。此事在吾人視之,以為大愚。不知食肉之人,不悉因果報應。他日人死為畜,畜死為人,其互相啖食,何異于是。不過隔世同時之別耳。且尤有甚者,二勇士互食而死,其因果報應,一時俱了。而食肉之人,因果且糾纏不已,報應亦無有已時。《楞嚴經》云:“以人食羊,羊死為人,人死為羊。如是乃至十生之類,死死生生,互來相啖。”經有明文,至可悚懼。茲又略述數義,以明不宜食肉之理。

  (一)由不忍之心,一切含靈,皆是同體。由仁民而愛物,太和元氣,布滿人間。則知殺戮生靈,了無義理。一切眾生,悉皆貪生怕死,我何忍殘生害命,以充口腹。

  (二)因果報應。一切生靈,皆由往昔不知因果,墮落畜類。今我殺食其肉,他年彼之惡報既盡,我之殺業方成,則我亦將為彼俎上肉矣。是故戒殺吃素,非特為生靈計,亦為自身計也。明翰林劉玉綬,船泊蘇州,夢一偉丈夫求救,自稱宋偏將軍曹翰。因屠江州,世世作豬。此對門屠者,頃所宰第一豬,即我也。祈為救援。醒而果見屠將殺豬,遂買而放之閶門一寺中。凡呼曹翰者,其豬皆回首望之。是可為人變畜生,畜生變人之證。載籍上活閻王活小鬼之事甚多。此皆天地鬼神,透露一點因果報應生死輪回之消息,以警戒世人也。

  (三)一切眾生,皆我過去父母眷屬。吾人既明因果輪回,則一生有一生之父母眷屬。歷劫多生,有歷劫多生之父母眷屬。如是歷劫多生之父母眷屬,輪回六道。其間若有造惡者,難免不投入三途。故吾人對六道眾生,應作父母妻子想。豈有孝子賢孫,而食其親者乎。豈有慈父慈母,而食其子女者乎。此際一思量,不忍食亦不敢食矣。即祭祖先,亦不應用肉,以名為敬之,實則害之也。至于以肉食奉父母,皆令父母折福獲殃。父母有福德善根者,損其福德善根。無福德善根者,增其受殺惡業。昔佛在世時,一寡婦為夫周年,購肉以祭。途遇如來,如來謂之曰:“此肉汝夫之所轉變者也,何能以彼之肉,祭彼之靈乎?”即推而敬天地,祀鬼神,亦不應用肉。天地鬼神,豈有不深明因果,貪此穢濁腥臊之肉,而“來格來享”乎?是則用血食以奉祀者,欲求福而反更得禍也。

  (四)一切眾生,皆是未來諸佛。以一切眾生,皆具佛性,皆當作佛,故是未來諸佛。且畜類中,時有佛菩薩化現于其中,方便度生。如《清涼志》中載“薄荷”事。一僧在五臺,遇一異僧,出一函,囑交薄荷,未言地址。一日過衛輝,見一群小兒呼“薄荷”。僧問:“薄荷何在?”小兒指墻下所臥之豬曰:“這不是?”僧取書呼薄荷擲之,其豬人立,以兩蹄接而置口中,便立化。方知此豬,乃菩薩所現。其屠所殺甚多,若其豬至薄荷前,則便任其宰殺,了不逃走叫呼,故其屠愛惜薄荷。凡欲殺豬,牽薄荷至其豬邊圍繞之,則直同殺死者一般。以故多年養而不殺。以其豬清潔,愛食薄荷,故以為名。初其僧受異僧之函而去,于途中思之,此函將投何所,乃私拆其封。大意謂:度眾生若得度脫,即當速返,免致久則迷失。僧異之,復為封訖。至是,方知“薄荷”乃大菩薩也。繞豬一匝,而群豬即證無生法忍。其威德神力,豈可思議乎哉。

  又唐文宗喜食蛤,一日有一蛤堅合不開。帝親開之,中有肉身觀音大士像,莊嚴異常。由此觀之,肉尚可食乎?倘誤食佛菩薩所化之身,其罪過可勝言哉。吾人若知此理,自不敢食肉,亦不忍食肉矣。(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南京素食同緣社開示法語)

 

◎吃素人勿食雞蛋
 

蛋不可食。邪見人云,“無雄之蛋可食”,此話切勿聽信。又蛋有毒,以雞常食毒蟲故。(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卷二·復唐陶镕居士書)

  雞卵,吃素之人不可食,以有生機故。即無生機,亦不可食,以有毒質故也。有謂無雄雞之地,卵無生機,此地甚少。昔一人好食雞蛋,久則腹中余毒,生許多雞卵及小雞。諸醫不識其病,張仲景令煮蒜食之,則吐出許多雞子,及已有毛并無毛之雞。令一生勿再食,食則無法可治。可知雞卵之禍大矣。

  〔按〕福州吃素佛弟子,往往患乏滋補,藉口無胚之雞卵,不具生機,盡可食啖,相習成風,貽誤不鮮,幾等于破戒,故弟子特懇大師開示此文,宜廣為刊登,庶可警人。弟子羅智聲謹注。(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復羅智聲居士書二)

  雞卵之食否,聚訟已久。然明理之人,決不以食為是。好食者,巧為辯論,實則自彰其愚。何以故?有謂“有雄之卵,有生不可食。無雄之卵,不會生雛可食”。若如所說,則活物不可食,死物即可食,有是理乎。此種邪見,聰明人多會起,不知皆是為口腹而炫己智,致明理之人所憐憫也。(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復真凈居士書)

 

◎誡食肉邊菜
 

居士為現今第一極力宏揚佛法之人。化他須以自行,固宜常齋。即其妻子朋友,亦宜令其長齋。縱入道未深,不能全斷。當令由漸而斷,此為要義。世人不知物類皆由業力所致,謂天生此種,原為養人。若知一切眾生,皆是過去父母未來諸佛之一番深理,當有食之不能下咽者。居士固宜以身率物,當即永斷肉食。即肉邊菜,亦不須效往昔大士之跡。以宏法之人,須識時機。今之時非古之時。如滴水成冰之日,斷不可以夏間之服食示人,以致誤人性命耳。(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復丁福保居士書十二)

  一切眾生,皆是過去父母,未來諸佛。殺而食之,何能下咽。若知此義,即喪身失命,亦不能吃一切肉矣。然佛之教人,循循善誘。上根則令其全斷。中下則令其漸減,而遂至于全斷耳。(印光大師增廣文鈔·復高邵麟居士書一)

  凈業正因,以“慈心不殺,修十善業”為第一。食肉之人,雖不自殺,亦難免殺業。以非殺無肉故,以錢雇人代殺故。(印光大師增廣文鈔·復袁聞純居士書)

  凈英之夫家,有礙于吃凈素,當不礙于少吃肉。或自己于肉中吃菜。又彼決不監視其吃飯,但存不忍之心,即不能吃清凈素,其所帶之葷腥,固無幾何?又彼既通文理,亦可與其夫婉說其益,久之當不至仍復為礙。即礙,但當念佛為所食諸眾生回向。亦可稍補其憾,而無復殺業矣。(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復陳士牧居士書五)

  殺業最礙往生。即不往生,更須不食肉。庶免未來償身命債。念佛吃素往生西方,是世間第一功德事。(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復許止凈居士書)

 

◎食肉者變為畜生氣質
 

《萬善先資》云:孕婦食兔,子則缺唇。食雀,子則雀目。食蟹,子多橫生。食鱉,子則項短頭縮。食鰻魚鰍鱔,子多難產。食田雞,子多喑啞。《大戴禮》云:“食肉勇敢而悍,食谷智慧而巧。”皆氣質隨物類之氣質轉變所致。以吾父母所遺之氣質,由食肉故,使潛移密化成物類之氣質,則為大不孝。曾見治刎頸未斷氣管者,活割烏雞肉,貼于傷處,好之,則彼處仍長雞毛。貼于外者,當處仍是畜質,盡平生食肉而資于內者,可不惕然驚懼,以保存我所稟父母之遺體乎哉?況肉皆含毒,以殺時恨心所結,故食肉之人,多生瘡病,瘟疫流行,每多傳染。吃素之人,絕少此患。凡欲解脫怨業、攝衛身體者,不可不知也。(印光大師增廣文鈔卷四·普勸戒殺吃素挽回劫運說)
 

◎吃素即不食父母肉
 

汝父因病思食肉,以不知一切眾生,皆是過去父母,未來諸佛,故任意殺食。若知是過去父母,未來諸佛,則此貪味之心,直下消滅烏有矣。

  吾秦當洪楊未亂之先,興安某縣一鄉民與其母,居家貧,傭工養母。后其母死,止己一人,便不認真傭工。一日晝寢,夢其母痛哭而來,言:“我死變做豬,今在某處,某人殺我,汝快去救我。”其人驚醒,即往其處,見其殺豬之人與夢合,而豬已殺矣。因痛不能支,倒地而滾,大哭失聲。人有問者,以無錢贖此死豬,言:“我心痛”,不便直說。從此發心吃素。鄉愚不知修行法門,遂募化燈油,滿一擔則挑送武當山金殿供燈。募人一燈頭油,三個銅錢,錢作買香燭供果用,已送過幾次。后有一外道頭子欲造反,事泄而逃,官府畫圖到處捉拿。其人與化油者,同名姓相貌,因將化油者捉住。彼以母變豬化油對,不信。又得其帳簿人名數千,系出油錢的名,遂以為造反之名。在湖北邊界竹溪縣署,苦刑拷打,因誣服定死罪。又解鄖陽府重審,彼到府稱冤,因說娘變豬化油事。知府甚有高見,以其人面甚慈善,決非造反之人。聞彼說娘變豬之話,謂:“汝說之話,本府不相信。本府今日要教汝開齋。”端碗肉來令吃。其人一手端碗,一手捉筷,知府拍省木逼著吃。其人拈一塊肉,未至口,即吐一口血。知府方知是誣,遂行文竹溪縣釋其罪。令在竹溪邊界蓮花寺出家。以蓮花寺,系興安鎮臺,鄖陽鎮臺,每年十月,兩省在此寺會哨,故有名。

  其人出家后,一心念佛,頗有感應。后回陜西故鄉,地方人稱為“周老禪師”,建二小廟。洪楊亂,徒弟徒孫均逃去。將示寂,與鄉人說:“我死以缸裝之,修一塔,過三年啟塔看,若壞則燒之。不壞則供于大殿一邊。”后啟塔未壞,供大殿內。現身為鄰縣縣少爺看病,病愈不受謝。云:“汝若念我,當往某處某寺來訪。”后來訪,言系大殿所供之僧名,閱之即是。因此香火成年不斷。此人,印光之戒和尚之師公也。經五十八、九年,其人名廟名,均忘之矣。此人若非娘變豬,亦不過一守分良民而已。若非鄖陽府逼令吃肉,肉未入口,血即吐出,則其案決無翻理。以彼視此肉,即同娘肉。以官威強逼,不敢不吃。未吃而心肝痛裂,故吐血。故官知其誣,而為設法行文釋罪,令其出家也。

  汝父若知此義,必不至長思肉味。若再起此念,即作吃自己父母之肉想,則其念即消滅矣。人死變畜生,尚是好的。若墮餓鬼地獄中,比畜生不知更苦幾多萬萬倍。祈以此字與汝父看。不但不肯想吃肉,且不肯想長在此間做人。當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免得又復墮落三途惡道也。可曉得不了生死,縱有修行,亦難保來生后世不造惡業。以七十歲之老人,長齋多年,尚欲吃肉。何況來生后世能不造業,而仍如今生修持乎?以故佛祖皆勸人求生西方也。以一生西方,即入佛境界。凡心已無,佛慧日開。較比參禪研教,大徹大悟,深入經藏者,勝過無量無邊倍矣。(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復郁連昌昆季書)

 

◎佛菩薩示現異類中
 

古有破豬頭于大牙中,得肉身佛。殺羊煮蹄肉不熟,破之得銅佛像者。殺牛割取其腎,破之得肉佛像者。獲大蚌,剖不開,意欲放而自開,內乃一尊珠佛者。此皆佛菩薩以大慈悲現異類身,卒顯其本。令諸眾生戒殺護生。了知一切眾生,由迷背本性故,墮落惡道。其本源心性,與佛了無有異。我若不早覺悟,將來亦復墮于此諸類中。敢不自憫憫他,自傷傷他,大聲疾呼,同令速登覺岸乎?(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卷一·復丁福保居士書十一)

 

◎勿食五辛
 

葷,正指蔥韭薤蒜之物,故從草。《梵網經》明五辛大蒜蔥,(即韭)慈蔥,(即蔥)蘭蔥,(即小蒜,薤即是此。)葷物,此方只有四種。西域加興渠,故名五辛。亦名五葷。有外道以芫荽為葷者,又有以紅蘿葡為葷者,皆屬妄作。此五葷,本是菜類,以其臭穢,故不許食。食之誦經念佛,皆無大利益。(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卷三·復康寄遙居士書二)

  五葷,我國只有四,即蔥韭薤蒜。薤,即小蒜。西域有興渠,吾國無此一種。有以芫荽為五葷之一者,乃外道所立耳。(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卷四·答善熏師問)

  牛乳取之于牛,雖不傷生害命,然亦有損于牛,固宜不食。食亦不涉犯戒之咎。 芥辣椒姜,是辛非葷。何得云,俱各辛臭,有似蔥韭乎。豈非無事生事,亂說道理乎。芥辣椒姜,是辛非葷,椒,姜,芥,素食人均宜服。辣椒固宜少食,以食多則于人無益故也。(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卷四·復卓智立居士書七)

 

◎喇嘛做佛事亦吃素
 

食肉一事,關系治亂升沉。欲了生死出輪回者,當凜凜于此事,庶有希望。密宗法門,不可思議,而今之傳者學者,多失其宗。以持咒三密之功,消除煩惑,則為正義。而傳之者,以神通吸動人。學之者,無一不以得神通為事。則是尚未能扶壁而行,而欲騰空遠游,何可得乎?

  西藏、蒙古喇嘛皆吃肉,以其無什米糧,尚有可原。今之學密宗者,多開葷吃肉。反大嘉美其事,謂為吃了就度脫了,則成魔說矣。喇嘛做大佛事,尚須吃素。可知平常吃肉,固非正義。密宗提倡即身成佛,乃以了生死為成佛。一班無知之人,便認做成福慧圓滿之佛。則是以松栽為棟梁,其材可以為棟梁,非現在即可為棟梁也。十七年(1928年)有某某在上海提倡密宗,一百日成佛。上海有信心者,咸依之學。十八年夏,有艷其名,欲借此求利,請至北平。四十八日成佛,比在上海快一半。至十九年,北平、天津、上海皆不能容,回家還俗,可嘆之至。(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卷二·復石金華居士書)

 

◎食肉毀佛即魔
 

現今邪魔外道甚多,切不可稍存探試之心。倘有此心,必被彼所誘,一入其彀,必致喪心病狂。聞一大有聲名之法師,今則自己食肉,教人食肉,且教人毀佛像,此人已大現魔相矣。(印光大師文鈔續編卷上·復沈彌生居士書)

  外道每謂彼等得佛法之真傳,六祖亂傳法,法歸于在家人,僧人皆無法,彼師乃某佛某祖師一轉,說此法者,總為求名聞利養故。受戒之人,亦有好名,或求利養,未得言得,未證言證。是人縱有修行,以心地不真,必不得佛法之實益。而壞亂佛法,疑誤眾生之罪,不知何年何劫,方才消滅也。(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卷二·復常逢春居士書九)

  末世外道充斥,縱有信心,多半歸于外道,以無正法之可聞故也。近來交通便利,佛法經典得以流通,實為大幸。然不得既學佛法,又修外道法,以致邪正混亂,則為害非淺。(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卷二·復(韓宗明,張宗善)二居士書)

 

◎念佛行人為什么要力戒殺業?為什么說食肉吃素一關實為吾人升沉、天下治亂之本?

諸惡業中,唯殺最重。然則食肉吃素一關,實為吾人升沉、天下治亂之本。故念佛行人,當以戒殺吃素,以此功德,作往生助行。

惡業之中,唯殺最多,唯殺最慘。欲得世道太平,人民安樂,必須大家戒殺護生,吃素念佛,方為根本解決之論。(《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七第872頁 復沈授人居士書)

諸惡業中,唯殺最重。普天之下,殆無不造殺業之人。即畢生不曾殺生,而日日食肉,即日日殺生。以非殺決無有肉故,以屠者獵者漁者,皆為供給食肉者之所需,而代為之殺。然則食肉吃素一關,實為吾人升沉、天下治亂之本,非細故也。其有自愛其身,兼愛普天人民,欲令長壽安樂,不罹意外災禍者,當以戒殺吃素,為挽回天災人禍之第一妙法。(《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六第1278頁 普勸愛惜物命同用清明素皂以減殺業說)

飲食于人,關系甚大,得之則生,弗得則死,故曰食為民天。然天地既為人生種種谷、種種菜、種種果,養人之物,亦良多矣。而以口腹之故,取水陸空行諸物,殺而食之,以圖一時之悅口,絕不計及彼等與吾,同稟靈明之性,同賦血肉之軀,同知疼痛苦樂,同知貪生怕死,但以力弗能敵,被我殺而食之,能不懷怨結恨,以圖報于未來世乎?試一思之,能不惴惴。忍以一時悅口之故,于未來世,受彼殺戮乎哉?愿云禪師云:“千百年來碗里羮,怨深似海恨難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夜半聲。”詳味斯言,可以悟矣。(《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六第1274頁 味精能挽劫運說)

◎念佛之人如何吃素?為什么切戒在家殺生?

當吃長素。如或不能,當持六齋,或十齋。切戒家中殺生也。若日日殺生,其家便成殺場,不吉祥也。

念佛之人,當吃長素。如或不能,當持六齋,或十齋。(初八,十四,十五,廿三,廿九,三十,為六齋。加初一,十八,廿四,廿八,為十齋。遇月小,即盡前一日持之。又正月,五月,九月,為三齋月。宜持長素,作諸功德。)由漸減以至永斷,方為合理。雖未斷葷,宜買現肉,勿在家中殺生。以家中常愿吉祥,若日日殺生,其家便成殺場。殺場,乃怨鬼聚會之處,其不吉祥也大矣。是宜切戒家中殺生也。(《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八第6頁 一函遍復)

 


◎吃素之人可以喝牛奶嗎?為什么說食肉即是用錢買禍?

牛乳取之于牛,雖不傷生害命,然亦有損于牛,故宜不食。食亦不涉犯戒之咎。

黃豆,豆油,補料最多,宜常服之。早間粥中,宜下磨破之黃豆。平常食油,專用豆油,較比豬油,補力更大。何苦用錢買禍(以食肉欠殺債,故云買禍。)而求補益耶。吃葷之人,若肯吃素,定規會少病強健。以肉食有礙衛生,素食有益衛生故也。

凡學佛人,當依佛言教,何得自立章程?牛乳取之于牛,雖不傷生害命,然亦有損于牛,故宜不食。食亦不涉犯戒之咎。

芥辣椒姜,是辛非葷。何得云俱各辛臭,有似蔥韭乎?豈非無事生事,亂說道理乎?芥辣椒姜,是辛非葷,椒、姜、芥,素食人均宜服。辣椒固宜少食,以食多則于人無益故也。(《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二十第1520頁 復卓智立居士書七)

凡屬有知覺者,皆不宜食。雖無知覺,然有生機,如各種蛋,亦不宜食。牛奶食之無礙,然亦系取彼脂膏,補我身體,亦宜勿食。黃豆,豆油,補料最多,宜常服之。早間粥中,宜下磨破之黃豆。平常食油,專用豆油,較比豬油,補力更大。何苦用錢買禍(以食肉欠殺債,故云買禍。)而求補益耶。吃葷之人,若肯吃素,定規會少病強健。以肉食有礙衛生,素食有益衛生故也。蝦醬最毒,萬不可吃。以做時,系于海邊掘一大坑,于五六月間,撈諸蝦子,及諸小魚,倒于坑中。烈日曬之,全坑發滾,臭聞數里。凡蠅、蟻、蛇等,好是味者,皆自投入悉死之。待其發透,用磨磨過,裝簍發賣。吃葷之人,當做寶貨,可憐可憐。此系一僧,見其做法,為光說之。汝既吃素,縱不能令全家吃素,當令少吃。不可買活物到家中殺,家中日日殺生,便成殺場,大不吉祥。(《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七八第150頁 復鮑衡士居士書)

◎不能常吃素有何方便方法?動物油及肉湯能食嗎?

眾生根性不一,能常素,則令其常素。否則,令持十齋、六齋,食肉邊菜耳。此乃為不能吃常素之方便法,非實義也。吃素,原為憫彼痛苦,養我仁慈,油(指動物油)與肉,有何分別?肉湯亦當不食。

所言吃素,原為憫彼痛苦,養我仁慈,油與肉,有何分別?肉湯亦當不食。眾生根性不一,能常素,則令其常素。否則,令持十齋、六齋,食肉邊菜耳。此乃為不能吃常素之方便法,非實義也。汝既以病苦之故,愍念眾生之苦,當吃凈素,勿以口腹,為心性累。(《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七八第149頁 復鮑衡士居士書)
 

◎印光大師說故事:感同身受,放下屠刀,斷殺吃素,終身不變


每個人入道的時節因緣各不相同。清同治光緒年間,福州的梁敬叔先生在他所作的《勸戒錄》中,記載了一件殺生現世報應的真實故事。

  福建浦城縣令趙某長年齋戒信佛,杜絕殺生。可他的夫人性情暴戾,貪圖口腹之欲,天天殺生吃肉,對于趙縣令的忠告根本聽不進去。這一天夫人五十歲生日,于是又買回許多雞鴨魚肉,準備大擺宴席。一時間廚房里豬羊雞鴨成群結隊,一個個伸長頭頸哀號,眼看著就要被殺。趙縣令看得驚心動魄,勸夫人說:“你過生日求長壽,倒叫它們送命,于心何忍!還是快快放生,才能求得延年益壽啊。”夫人聽了不以為然,嗤笑道:“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按著佛教,男女不要同床,畜生又不能殺,這樣下去,滿世間就只剩下畜生了。你別在我面前指手劃腳,我才不受你的氣呢。”見妻子無藥可救,趙縣令嘆息著離開了。

  當晚夫人熟睡,夢中來到廚房,見廚師磨刀霍霍,自己竟然變成了那頭被宰的豬。廚子捉住四蹄,把它按在大木凳上,扼住首級,手持尖刀刺進咽喉,夫人只覺撕心裂肺,回頭見傭人在旁邊看著,急忙呼救,卻無人搭理。豬被殺死后又投進滾燙的沸水中,挦毛刮身,痛遍皮膚,更遭開膛破肚,被人從頸部剖開直到腹下,五臟六腑切割開來,疼痛得無法忍受,魂神隨著肝腸寸斷,頃刻間碎裂,只覺漂泊無依。過了許久,夫人的魂神又與羊相合,再度被殺。她害怕到了極點,瘋狂號叫,而婢女仆人們只顧傻笑,對眼前的慘狀視若無睹。羊被屠殺的痛苦,比豬更甚。之后殺雞宰鴨,夫人無不以身承受。廚房內的動物都被殺遍了,她以為可以松口氣了。

  不料又進來一個仆人,手里拎著一條金色的鯉魚,夫人的魂神再度附了上去。卻聽丫頭高興地說:“太太最喜歡這個了!趁她熟睡,快交給廚師剁了,作碗魚羹,等太太起來,當早飯吃。”廚師接過,用刀刮去魚鱗剔下魚膽,刮魚鱗宛若千刀萬剮,剔魚膽如同挖破肚皮。斷頭去尾后,魚被放到砧板上,一刀刀細細斬剁,一刀一痛,夫人只感覺自己化身百千萬億,受此千刀萬斬的酷刑。她拼命喊叫,從夢中驚醒,心驚膽顫。此時丫頭端著魚羹走到床前說:“魚圓已經準備好了,夫人可以用早膳了。”夫人哪里吃得下去,扭頭命人拿走。

  回想剛才恐怖的遭遇,夫人不禁汗如雨下,吩咐取消酒宴。趙縣令好奇,仔細盤問,夫人將夢境一一說出。趙縣令安慰她說:“你向來不信佛,要不是此番受盡苦痛,又怎能放下屠刀?”夫人從此斷殺吃素,終身不變。

  《文鈔三編-上海護國息災法語、復凈善居士書二、勸戒殺放生文序》


 

湖南快乐十分停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