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池大師選集
 

◎蓮池大師普勸念佛:一切境緣正好念佛


《彌陀經》言:若人念佛,臨命終時,必生彼國。又《觀經》言:念佛之人,生彼國者,蓮分九品。蓋此念佛法門,不論男女僧俗,不論貴賤賢愚,但一心不亂,隨其功行大小,九品往生。故知世間無有一人不堪念佛。若人富貴,受用現成,正好念佛;若人貧窮,家小累少,正好念佛。若人有子,宗祀得托,正好念佛;若人無子,孤身自由,正好念佛。若人子孝,安受供養,正好念佛;若人子逆,免生恩愛,正好念佛。若人無病,趁身康健,正好念佛;若人有病,切近無常,正好念佛。若人年老,光景無多,正好念佛;若人年少,精神清利,正好念佛。若人處閑,心無事擾,正好念佛;若人處忙,忙里偷閑,正好念佛。若人出家,逍遙物外,正好念佛;若人在家,知是火宅,正好念佛。若人聰明,通曉凈土,正好念佛;若人愚魯,別無所能,正好念佛。若人持律,律是佛制,正好念佛;若人看經,經是佛說,正好念佛。若人參禪,禪是佛心,正好念佛;若人悟道,悟須佛證,正好念佛。普勸諸人,火急念佛。九品往生,華開見佛。見佛聞法,究竟成佛。始知自心,本來是佛。

--蓮池大師:《云棲法匯》


【譯文】--僅供參考


《佛說阿彌陀經》言:若人信愿持名,臨命終時,必定往生阿彌陀佛極樂世界。又《佛說觀無量壽佛經》言:念佛之人,往生極樂世界,蓮華分為九品。如是念佛法門,不論富貴、貧賤、賢良、愚癡,只要信愿持名,一心不亂,隨其念佛功夫行持的大小,悉可獲得九品往生。

  如此看來,世間各色人等都可以念佛:若人富貴,種種資生受用現成享受,正好念佛;若人貧窮,家庭小拖累少,正好念佛;若人有兒子,祖宗祭祀得以奉托,正好念佛;若人沒有兒子,一身孤單自由,正好念佛;若人的兒子孝順,安然接受供養,正好念佛;若人的兒子逆惡,避免生起恩愛,正好念佛;若人無病,趁著身體康健,正好念佛;若人有病,深切迫近無常,正好念佛;若人年老,壽命光景無多,正好念佛;若人年輕少壯,精神清爽利落,正好念佛;若人處身閑暇,心中無事干擾,正好念佛;若人處事忙碌,忙碌中擠出閑暇,正好念佛;若人出家,逍遙世俗之外,正好念佛;若人在家,深知家是火宅,正好念佛;若人聰明,通曉凈土教理,正好念佛;若人文化低心眼實在,一無所能,正好念佛;若人奉持戒律,戒律是佛所制,正好念佛;若人讀誦佛經,經是佛所說,正好念佛;若人參禪,禪是佛心,正好念佛;若人悟道,悟道須經佛印證,正好念佛。普勸一切人等,十萬火急念佛。九品往生極樂世界,蓮華開敷親見阿彌陀佛,見佛聞法,究竟成佛。伊時方知自心,本來是佛。

◎要不住相布施

龐居士①以家財沉海,人謂:“奚不布施?”士云:“吾多劫為布施所累,故沉之耳。”愚人借口,遂秘吝不施。不知居士為布施住相者解縛也,非以布施為不可也。萬行有般若以為導,三輪空寂②,雖終日施奚病焉?又凡夫膠著于布施,沉海之舉,是并其布施而布施之也,是名大施,是名真施,是名無上施,安得謂居士不施?

【注釋】

①龐居士:唐朝龐蘊居士。字道玄。湖南衡陽人。初志于儒,貞元初年,曾謁石頭希遷禪師,豁然有省。后參馬祖道一禪師而契悟。元和初年,北游襄陽,因愛其風土,遂以舟沉其資財于江,偕其妻子躬耕于鹿門山下。后居郭西小舍,常制竹漉籬維持生計。訪道者日至,所談皆機鋒語,其妻、子均因之徹悟。著有《龐居士語錄》三卷。

②三輪空寂:就布施言,能通達施者、受者、施物三者皆悉本空,即可摧破執著之相,稱為三輪空寂。

【譯文】

唐朝龐居士將萬貫家財沉入湖海。有人問:“為什么不拿去布施呢?”龐居士答道:“我多生多世以來就是被布施所累,所以只好把這些財物沉入江海啊。”有些愚人聽居士這樣說,就以這話作借口,更加慳吝不肯布施。他們哪里知道龐居士是為那些布施住相的人解粘去縛,并不是指不應該布施。修行一切法門都要以般若作為向導,如果能體悟三輪空寂的道理,即使終日布施又有什么不可以呢?無奈凡夫總是牢牢執著于布施的功德,因而龐居士才作此沉海之舉,是連同布施的名相也一并布施了,這種布施,可以稱得上是大施,真施,無上施,怎能認為居士不布施呢?

 

◎蓮池大師的八條重要開示


一、我未出家時,對于不仁不義、無禮無智的事,即使別人教我做,而自己感覺羞恥慚愧,絲毫也不肯做。為什么?因為我前世親近好人,八識田中,含藏有好言語,所以今生自然見壞事便羞愧,不肯去做。你們要切實親近好人,并在早晚發愿時,求生生世世親近善知識。

二、我出家后,到處參訪。當時遍融大師的德望很高,我到京城拜見他,跪著向前,再三請求。大師說:“你要守本分,不要去貪名求利,不要攀緣權勢,只要因果分明,一心念佛!” 我受教出來,同行的大笑,認為這幾句話,哪個說不來?我們千里遠來,只說有什么高妙東西,原來不值半文錢。我說:“這個正看出他的好處。我們仰慕他,遠道來此。他并不說玄說妙,來嚇唬我們。只老老實實地把自己實踐過的,體會得深的,切實可行的工夫,叮嚀開示。所以說正是他的好處!”我到現在還踏實遵守,沒有拋棄。

三、十方僧眾當中不少是圣賢。我見到他們都很尊敬,他沒跪,我先跪;他沒拜,我先拜。前次有個游方僧,相貌丑惡,袖衣破爛,別人都輕視他。后來會見我,大談《楞嚴經》的妙理。所以你們決不可輕視人,記著記著!

四、要入佛法的門,信是第一。做壞事沒有信心也干不成,何況善事。比如做盜賊的,被捕后,政府雖嚴刑懲辦,可是釋放后,照舊不改。為什么?他深信這條門路,不帶一個本錢,自能獲利無算,所以受盡痛苦,也決不改悔。現在人們念佛,不肯真切下功夫,由于沒經過一番深思,因而沒樹立真信。不要說不信凈土,就是世尊說“人命在呼吸間”這一句話,道理上并不難理解。你們眼里親見,耳里親聞的,不知有多少例子,現在你對這句話,還是信得不夠。你如果真正信這句話,那念佛法門,不用我費盡氣力,千萬囑咐,你自會像“水往低處流”,萬牛也挽不回了。如前天送亡僧時,你們看這情景,當然心情沉重,互相警省說:“同道們,我和你今天送某僧,明天送某僧,不知不覺輪到自身,到那時悔恨來不及了!務要急切念佛,時刻都不放過才好。”我看你們自家也說可惜,對人也說可惜,等到殿堂念唱,照樣談笑自如。你就是不信“人命在呼吸間”嘛!

五、我看見新出家的人,才把一句佛號放在心頭,雜念妄想,愈覺翻騰。便說這念佛工夫,不能收心。不知你無量劫來的生死愛恨,怎么能一下斬斷?!況這萬念紛飛的時刻,正是做工夫的時刻,邊收邊散,邊散邊收,日子長了,功夫純熟,自然妄念不起。再說你之所以能察覺妄念多,正虧有這句佛號。在不念佛時,一刻不停的思潮翻涌,你自己能察覺嗎?

六、念佛,有默念、有高聲念、有金剛念。不過高聲念太費氣力;默念又易昏沉;只有綿綿密密地、聲音在唇齒之間的,叫做金剛念。自然也不必限定哪種念法,如覺費力,不妨默念;如覺昏沉,不妨高聲。現在念佛的人,只是手打木魚,隨口叫喊,所以得不到利益。必須句句出口入耳,聲聲喚醒自心。譬如一個人在熟睡,另一個人喊道:“某人!”他就醒了。所以,念佛最能收心。

七、現在人不肯念佛,只是輕視西方,不知生西方是大德大福、大智大慧、大圣大賢的事情。要將娑婆轉變為凈土,這不是小的因緣。你只看這城里,一天一夜,死多少人。不要說生西方,就是生天道,千百人中,還沒有一個。有些自命為修行的人,只是不失人身罷了。所以,我們世尊大慈大悲,開示這個法門,功德之大蓋過天地,恩情之深超過父母。我們粉身碎骨,也不能報答!

八、我童年時還不知道念佛,看見鄰居一個老太婆,每天念佛幾千聲。問她為什么這樣?她說:“我丈夫生前念佛,死的時候很好,所以我這樣念。他死時沒有病,和人一拱手而去。”出家人,為什么反而不念佛呢?!

 

◎蓮池大師警策大眾的重要開示

我出家后,到處參訪。時遍融師門庭大振,予至京師叩之,膝行再請。師曰:“你可守本分,不要去貪名逐利,不要去攀援。只要因果分明,一心念佛。”予受教出。同行者大笑,以為這幾句話,哪個說不出?千里遠來,只道有甚高妙處,原來不值半文。予曰:“這個正見他好處。我們渴仰企慕,遠來到此。他卻不說玄說妙,陵駕我們。只老老實實把自家體認過,切近精實的工夫,叮嚀開示。故此是他好處。”我至今著實遵守,不曾放失。

  入道要門,信為第一。惡事非信,尚不成就,況善事乎?譬如世間盜賊,時乎敗露,官府非不以極刑繩之。迨后釋免,依舊不悔。所以者何?他卻信得這條門路,不赍一文本錢,自獲利無算。所以備受苦痛,決不退悔。今人念佛,再不肯真切加功,只是不曾深思諦信。不要說不信凈土,只如世尊說:“人命在呼吸間。”這一句話,于義理不是難解說。你們眼里親見,耳里親聞,經過許多榜樣。如今要你信得這句話,早是不能勾也。你若真實信得這句話,則念佛法門,不必要我費盡力氣,千叮萬囑。爾自如水赴壑,萬牛不能挽矣。即如前日津送亡僧時,你們睹此榜樣,當愀然不樂,痛相警策道:“大眾!我與你但今日送某僧,明日送某僧。不知不覺,輪到自身,此時悔恨無及。須疾忙念佛,時刻不要放過方好。”我見你們自家也說可惜,對人也說可惜。及乎堂中估唱,依然言笑自如。你只不信人命在呼吸間也!

  予見新學后生,才把一句佛頓在心頭,閑思妄想越覺騰沸,便謂念佛工夫不能攝心。不知汝無量劫來生死根由,如何能得即斷?且萬念紛飛之際,正是做工夫時節。旋收旋散,旋散旋收,久后工夫純熟,自然妄念不起。且汝之能覺妄念重者,虧這句佛耳。如不念佛之時,瀾翻潮涌,剎那不停者,自己豈能覺乎?

  念佛有默持,有高聲持,有金剛持。然高聲覺太費力,默念又易昏沉。只是綿綿密密,聲在于唇齒之間,乃謂金剛持。又不可執定。或覺費力,則不妨默持。或覺昏沉,則不妨高聲。如今念佛者,只是手打魚子,隨口叫喊,所以不得利益。必須句句出口入耳,聲聲喚醒自心。譬如一人濃睡,一人喚云:“某人!”則彼即醒矣。所以念佛最能攝心。

  今人不肯念佛,只是輕視西方。不知生西方,乃是大德大福、大智大慧、大圣大賢的勾當,轉娑婆成凈土,不同小可因緣。汝但看此城中,一日一夜,死卻多少人?不要說生西方,即生天,千百人中尚無一個。其有自負修行者,只是不失人身而已。故我世尊,大慈大悲,示此法門。功過乾坤,恩逾父母。粉骨碎身,不足為報。

  幼時尚不知念佛,見鄰家一老嫗,每日課佛數千。問云:“為何如此?”彼云:“先夫往時念佛,去得甚好,故我如此念。先夫去時,并無他病,只與人一請而別。”出家人奈何不念佛?

◎蓮池大師七筆勾-文白對照

原文

恩重山丘,五鼎三牲未足酬。親得離塵垢,子道方成就。嗏, 出世大因由,凡情怎剖,孝子賢孫,好向真空究,因此把五色金章一筆勾。

  鳳侶鸞儔,恩愛牽纏何日休?活鬼兩相守,緣盡還分手,嗏,為你兩綢繆,披枷帶杻,覷破冤家,各自尋門走,因此把魚水夫妻一筆勾。

  身似瘡疣,莫為兒孫作遠憂。憶昔燕山竇,今日還在否?嗏,畢竟有時休,總歸無后,誰識當人,萬古常如舊,因此把貴子蘭孫一筆勾。

  獨占鰲頭,謾說男兒得意秋,金印懸如斗,聲勢非常久。嗏,多少枉馳求,童顏皓首,夢覺黃粱,一笑無何有。因此把富貴功名一筆勾。

  富比王侯,你道歡時我道愁,求者多生受,得者憂傾覆。嗏,淡飯勝珍饈,衲衣如繡,天地吾廬,大廈何須搆。因此把家舍田園一筆勾。

  學海長流,文陣光芒射斗牛。百藝叢中走,斗酒詩千首,嗏,錦繡滿胸頭,何須夸口,生死跟前,半時難相救。因此把蓋世文章一筆勾。

夏賞春游,歌舞場中樂事稠,煙雨迷花柳,棋酒娛親友,嗏!眼底逞風流,苦歸身后,可惜光陰,懡儸空回首,因此把風月情懷一筆勾。

譯文(供參考)

父母的恩德深重如山,曲盡人世間最奢華的物質享用來孝養雙親,也還是不能報答父母的深恩。只有雙親脫離了生死煩惱,做為兒女的孝道才算圓滿完成。唉!超塵出世的大事因緣,僅憑凡夫自力的淺知陋見怎能做到。奉勸全天下的孝子賢孫們,應當竭盡全力努力修持佛法,仰仗如來的慈悲愿力加持,來超拔父母出離塵垢。因此,要把求得富貴、顯親揚名、榮宗耀祖這些夢幻空華般的世間淺陋的情見一筆勾銷。

鳳鸞夫妻比翼雙飛,恩愛情緣的牽絆、糾纏何時才能停止?像活鬼一樣喬裝假扮,相互廝守,彼此貪愛對方的癡心和美色。而因緣完盡的時候,終不免撒手分飛,各自隨業力受生。唉!為了你這兩相纏綿、恩愛難舍的情執,以至于將來彼此受到黑白無常的披枷上鎖,做閻王陰司的囚徒罪民。要知道,今日夫妻,往往是前世冤家來續寫孽緣而已。因此,各自都要追尋了脫生死的解脫大道,要把歡愛如同魚水一般夫妻情愛的癡心一筆勾銷。

人體的四大和合的假相,看外表相貌堂皇,察其內里膿血屎尿,遍身瘡疣浸襲,有如浮囊度海,朝不保夕,哪能把這個寶貴的時光花在為子孫顯貴的浮名上呢?就拿竇燕山來說,雖然教成五子,名播海內。現在看起來,還不是舞臺上的一場假戲,戲散后,究竟還有什么實在的形質可以留得住?唉!得罷休時且罷休。再說,你雖為兒孫著想,后輩能體諒你的艱辛創業,繼承你的志愿嗎?惟有明白宇宙人生真相的人,才能體悟古亙不變的永恒真理。因此,要把兒孫攀宮折桂、封相拜候的想法一筆勾銷。

金榜題名,高中魁首,不要說什么這是男兒最得意輝煌的時候。雖然擁有斗大的金印,可是這聲名威勢是不能長久的。唉!世上有多少追名逐利的夢中過客,枉自地向外奔馳,而今日的童顏,轉瞬間就變成白發蒼蒼的老人了,真如同一場黃粱大夢,一旦笑醒了之后原來什么都沒有。因此,要把這貪求功名利祿的思想一筆勾銷。

金銀滿箱,富比王侯,普通人當作說不盡的榮耀喜悅,而僧家看來卻是無盡的憂愁。世間人千思萬算想賺錢,思前慮后,憂心忡忡,坐臥不安。而財多累身,最終變成了金錢的奴隸。唉!粗茶淡飯,心中無求,快樂自在,勝過那美味珍饈,山僧寬舒的納衣勝過于錦銹莽袍。盡天地間的高厚廣遠,無非是我安居的茅廬,何必建造高廣的華堂豪宅。因此,要把勞勞碌碌廣積家宅田產的思想一筆勾銷。

學識淵博深廣如海,文章氣魄光芒萬丈,身懷百藝,飲斗酒下筆能寫千首詩。唉!縱然才華蓋世,滿腹經倫,又有什么值得夸耀的?要知道生死無常到來的時候,不可能因為你文章寫得好,而不流轉于生死苦海。只有老實念佛求生極樂,才能解脫生死輪回。因此,要把創作出蓋世文章流傳萬古的思想一筆勾銷。

夏觀賞,春游覽。歌舞聲色場中意興濃密,煙花巷尋花問柳迷失了多少浪蕩子。親朋歡聚,酒席會上書畫琴棋。唉!可誰知風流一時,苦歸身后。白白浪費了寶貴光陰,可知欠下多少風流怨債?老來羞愧地懺悔,可惜己晚了。因此應及早回頭,收拾蕩心,洗心滌慮,要把那尋愛追歡的風月情懷一筆勾銷。——佛弟子 敬譯

◎蓮池大師西方發愿文

稽首西方安樂國,  接引眾生大導師。
我今發愿愿往生,  惟愿慈悲哀攝受。

弟子眾等,普為四恩三有,法界眾生,求于諸佛,一乘無上菩提道故,專心持念阿彌陀佛萬德洪名,期生凈土。又以業重福輕,障深慧淺,染心易熾,凈德難成。今于佛前,翹勤五體,披瀝一心,投誠懺悔:
我及眾生,曠劫至今,迷本凈心,縱貪嗔癡,染穢三業,無量無邊;所作罪垢,無量無邊;所結冤業,愿悉消滅。從于今日,立深誓愿,遠離惡法,誓不更造;勤修圣道,誓不退惰;誓成正覺,誓度眾生。阿彌陀佛,以慈悲愿力,當證知我,當哀憫我,當加被我。愿禪觀之中,夢寐之際,得見阿彌陀佛金色之身,得歷阿彌陀佛寶嚴之土,得蒙阿彌陀佛甘露灌頂,光明照身,手摩我頭,衣覆我體。使我宿障自除,善根增長,疾空煩惱,頓破無明;圓覺妙心,廓然開悟,寂光真境,常得現前。
至于臨欲命終,預知時至,身無一切病苦厄難,心無一切貪戀迷惑。諸根悅豫,正念分明,舍報安詳,如入禪定。阿彌陀佛,與觀音勢至,諸圣賢眾,放光接引,垂手提攜。樓閣幢幡,異香天樂,西方圣境,昭示目前。令諸眾生,見者聞者,歡喜贊嘆,發菩提心。我于爾時,乘金剛臺,隨從佛后,如彈指頃,生極樂國。七寶池內,勝蓮花中,花開見佛,見諸菩薩,聞妙法音,獲無生忍。于須臾間,承事諸佛,親蒙授記。得受記已,三身四智,五眼六通,無量百千,陀羅尼門,一切功德,皆悉成就。然后不違安養,回入娑婆,分身無數,遍十方剎。以不可思議自在神力,種種方便,度脫眾生,咸令離染,還得凈心,同生西方,入不退地。
如此大愿,世界無盡,眾生無盡,業及煩惱,一切無盡,我愿無盡。愿今禮佛、發愿、修持功德,回施有情。四恩總報,三有齊資,法界眾生,同圓種智。

◎世人以苦為樂而不知

  廁蟲之在廁也,自犬羊視之不勝其苦,而廁蟲不知苦,方以為樂也。犬羊之在地也,自人視之不勝其苦,而犬羊不知苦,方以為樂也。人之在世也,自天視之不勝其苦,而人不知苦,方以為樂也。推而極之,天之苦樂亦猶是也。知此而求生凈土,萬牛莫挽矣!

 

◎醉生夢死

蓮池大師:“醉生夢死”,恒言也,實至言也。世人大約貧賤、富貴二種。貧賤者,固朝忙夕忙以營衣食;富貴者,亦朝忙夕忙以享欲樂。受用不同,其忙一也。忙至死而后已,而心未已也。赍此心以往,而復生,而復忙,而復死,死生生死,昏昏蒙蒙,如醉如夢,經百千劫,曾無了期。朗然獨醒,大丈夫當如是矣!

【譯文】
  “醉生夢死”這句成語,實含有至理深意在。世間人大約不外乎貧賤和富貴二種。貧賤的人固然為營求衣食不得不朝忙夕忙,而富貴的人為著講究享受五欲的快樂也朝忙夕忙。雖然苦樂的受用不同,他們的忙卻是一樣的,都一直忙到死為止。然而他們的心識并不會隨身體死亡而消失,仍然還要隨業去投胎出生,出生之后又開始忙,又要一直忙到死。這樣死了又生,生了又死,稀里糊涂,如醉如夢,經百千劫,何曾有了脫的一天。洞明世事,眾生皆醉我獨醒,大丈夫應當要有這樣的信念啊!

 

◎世夢

 

古云:‘處世若大夢。’經云:‘卻來觀世間,猶如夢中事。’ 云‘若’云‘如’者,不得已而喻言之也。究極而言,則真夢也,非喻也。人生自少而壯,自壯而老,自老而死,俄而入一胞胎也,俄而出一胞胎也,俄而又入又出之無窮已也。而生不知來,死不知去,蒙蒙然,冥冥然,千生萬劫而不自知也。俄而沈地獄,俄而為鬼為畜,為人為天,升而沈,沈而升,皇皇然,忙忙然,千生萬劫而不自知也。非真夢乎?古詩云:‘枕上片時春夢中,行盡江南數千里。’今被利名牽,往返于萬里者,豈必枕上為然也。故知莊生夢蝴蝶,其未夢蝴蝶時亦夢也;夫子夢周公,其未夢周公時亦夢也。曠大劫來,無一時一刻而不在夢中也。破盡無明,朗然大覺,曰:‘天上天下惟吾獨尊!’夫是之謂夢醒漢。
 

◎時光不可空過(一)

世人耽著處,不舍晝夜。曰:‘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游’,耽賞玩也。‘百年三萬六千日,一日須傾三百杯’,耽麴檗也。‘野客吟殘半夜燈’,耽詩賦也。‘長夏惟消一局棋’,耽博弈也。古有明訓曰:‘是日已過,命亦隨減,當勤精進,如救頭然。’今出家兒,耽麴檗者固少,而前后三事或末免焉。將好光陰驀然空過,豈不大可惜哉?

 

◎人所造惡,殺生最大


或問:‘人所造惡,何者最大?’應之者曰:‘劫盜也,忤逆也,教唆也。’予曰:‘是則然,更有大焉,大莫大于殺生也。’或曰:‘宰殺充庖,日用常事,何得名惡,而況最大?’噫!劫盜雖惡,意在得財,茍歡喜而與之,未必戕人之命;而殺生則剖腹剜心,肝腦鼎鑊矣!忤逆者,或棄不奉養,慢不恭敬,未必為阿阇楊廣之舉。況阇廣所害,一世父母;而經言有生之屬,或多夙世父母,殺生者自少至老,所殺無算,則害及多生父母矣!教唆者,惡積名彰,多遭察訪,漏網者稀;彼殺生者,誰得而詰之?則構訟之害有分限,而殺生之害無終盡也。是故天地之大德曰生,天地間之大惡曰殺生。

 

◎不必成群作會;不必供奉邪師;家有父母,孝順念佛可也

世有無賴惡輩,假仗佛名,甚而聚眾,至謀為不軌。然彼所假,皆云釋迦佛衰,彌勒佛當治世,非廬山遠師蓮社也。遠師勸人舍娑婆而求凈土,其教以金銀為染心之穢物,以爵祿為羈身之苦具,以女色為伐命之斧斤,以華衣美食田園屋宅為墮落三界之坑井,惟愿脫人世而胎九蓮,則何歆何羨?而彼假名彌勒者,正以金銀爵祿女色衣食田宅誘諸愚民,俾悅而從己。則二者冰炭相反,不可不辯也。然蓮社中人,亦自宜避嫌遠禍,向所謂宜少不宜多者,切語也。予曾有在家真實修行文勸世,其大意謂凡實修者不必成群作會;家有靜室,閉門念佛可也。不必供奉邪師;家有父母,孝順念佛可也。不必外馳聽講;家有經書,依教念佛可也。不必惟施空門;家有貧難宗戚鄰里知識,周急念佛可也。何以故?務實者不務外也。愿為僧者,幸以此普告諸居士。

◎人身最為難得,最易打失,一念之差,便入惡趣。

一失人身,萬劫不復,此語誰不知之?知之而漫不加意,與不知同。昔須達為佛營室,佛視地上螻蟻,而謂達言:‘此蟻毗婆尸佛以來,經今七佛,尚在蟻身。’夫一佛出世,歷年甚久,矧日七乎?釋迦而后,過五百余萬歲而慈氏下生,名第八佛,未知此蟻脫故身否?縱脫蟻身,未知何日當得人身也。今徒見舉目世人,比肩相摩,而不知得之之難如是;既得人身,漠然空過,真可痛惜!予之懈怠空過,不能不深自痛惜,而并以告夫同志者。


 

湖南快乐十分停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