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師開示:關于讀經
 

印光大師開示《如何讀經》、《關于恭敬經書的開示》、《佛經破損后該怎樣處理》


印光大師開示《如何讀經》

——(摘自《印光法師文鈔》)——
趣入佛道的道路有很多,只是根據每個人的志趣根性而定,沒有一個完全固定的法門。但有一個永遠不變的,那就是誠和恭敬,這兩樁事情,就是未來有無量諸佛出現于世間,都是不會改變的。但我們這些業障深重的凡夫,想要快速消除業障,快速證得無生法忍,如果不在誠和恭敬上面下功夫,就如同樹木沒有根而要茂盛、鳥兒沒有翅膀而要飛翔,這如何能夠達到呢?

世間的人讀書,絕大多數都沒有敬畏。早上起來不洗臉漱口,上廁所不洗手,或者將書隨便仍床上,或者干脆把書當作枕頭,晚上睡覺躺著看書,睡著了就把書和雜亂的衣服放一起,就算是在書桌上讀書,讀了后也同其他雜物放一起。如此把裝載著圣賢人寶貴的語言書,當成破的舊紙一樣,一點也不介意,一點沒有尊敬的意思。對于我們學佛,念佛法門是最簡單最容易的方法,也是最廣最大的法門,但是必須要非常懇切和至誠,才能感應道交,那么當生就能夠得到真實的利益。如果懶惰懈怠,一點誠心恭敬都沒有,固然可以種一點未來的善根因緣,但是褻瀆輕慢的罪過,那也是不堪設想的。

佛經是三世諸佛的老師,是如來的法身舍利,應該把佛經當作是真佛一樣看待,不可以僅僅看成是紙和墨汁如此簡單,面對佛經佛菩薩象的時候,要如同忠臣奉事圣主、孝子閱讀父母留下的遺屬一樣的恭敬至誠,如果能這樣去做,那么沒有什么業障不能消掉,沒有什么福慧不能具足。

現在很多有學問的人都學佛,然而都是草率的讀讀、了解一下意思,以作為口頭的功夫,用來博得是佛學通家的名稱而已,而對于既恭敬至誠有依教修持的人,那確實太難得可貴了。我常說,如果要得到佛法的真實利益,必須向恭敬中去求得。有一分的恭敬,那么就能消一分的罪業,增加一分的福慧;有十分的恭敬,則能消除十分的罪業,增加十分的福慧,如果沒有恭敬而且還褻瀆輕慢,那么罪業也與日俱增,福慧與日俱減,不是太可悲了嗎

禮佛誦經持咒念佛,如此種種的修行,都應當以真誠和恭敬為主,如果真誠恭敬到了極點,縱然佛經里面開示的功德不能在凡夫地得到圓滿,但那得到的功德都是不可思議。如果沒有真誠和恭敬,那就和唱戲沒有兩樣,而里面的苦樂悲歡都只是虛假的,并不是真的從里面出來的。縱然有些功德,那也不過是人天道的愚癡福報而已,而且因為這個愚癡的福報,還會因此而造業,那么將來的苦果,怎么能夠了斷。

說到真誠和恭敬,這世人都知道,而這里面的道理卻世人大多迷惑。某人如果罪業深重,企圖要消除罪業而報答佛恩,每每尋求古大德修行的典范,因此而知道真誠和恭敬,確實就是超凡入圣了脫生死的最妙的秘訣,所以要常常對有緣的人諄諄告訴他們。

對于閱讀佛經,如果打算當法師,為眾生宣揚佛理,應當先閱讀佛經原文,其次看佛經的注解和疏,如果精神不充足而且見解過人,難道不徒勞心力、虛度歲月嗎

如果打算親身得到佛法實際利益,必須要至誠懇切,清凈身口意三業。或者先端端正正的坐一會,凝定身心,然后拜佛再朗誦、或者默念、或者拜佛后端正坐一會,然后翻開經典誦經。必須端正自己身體坐著,好像面對著圣人,親耳聆聽圣人教誨一般,不敢萌發一念的懈怠,不敢起一念的分別,從頭到尾,一直閱讀下去,不去管經文的語言和意思,全部不要理會,像這樣閱讀佛經,根性利的人是能夠證悟二空的理、證得諸法實相,即使是根性遲鈍的人也能夠消除業障,增長福慧。六祖大師曾經說,但看金剛經,就能明心見性,就是指的要這樣去讀經,所以名為“但”,能這樣去看大乘佛經,都能明心見性,豈獨有金剛經能如此。

如果讀經時一邊讀一邊去分別,這一句什么意思、這一段什么意思,這些全是凡情妄想,卜度思量,怎么能和佛的意思吻合、和經的義旨圓通,這樣能消除業障、福慧增長嗎?如果知道恭敬,猶能種少許善根,倘若全都像老學究一樣讀儒書,那么褻瀆輕慢的罪,就很大,因為善因而召感惡果,就是這樣的人啊。

古時候的學佛人注重聽經,因為這樣心不容易起分別,如有一個人出聲誦經,另一個人在旁邊攝心諦聽,字字句句,清清楚楚,他的心很專注,不敢去攀外界的一切色聲緣,如果稍微放松自己,便會被打斷,文義就不能貫通了。誦經的人有佛經文字看,不用太攝心,也可以把經文念得清清楚楚,聽的人以聲音為依托,如果一旦放松自己,聽的狀態就割裂了。如果能夠這樣聽經,那么和用至誠恭敬心讀經的人的功德相同,如果誦經的人恭敬程度稍微低了,那么就不能和聽經的人的功德相比。

現在的人把佛經當成是舊紙一般,經案上雜物和經書亂放一起,而且手不洗凈,口不刷凈,身體或者搖擺不定,或者腳翹起,甚至于打屁摳腳,一切都肆無忌憚,本來是打算讀經滅罪增福,那就只有消滅佛法的魔王贊嘆證明,說這人活潑圓融,深合大乘不執著的妙道,真正修行的佛弟子看到了,只有黯然傷神、潸焉出涕,只嘆魔王眷屬橫行,無可奈何啊。

智者大師誦法華經,豁然大悟,寂爾入定,難道用分別心能夠得到嗎!有位古大德書寫法華經,一心專注,以致于念極情忘,天黑了,依然還在寫,侍者進來提醒他說天已經黑了,怎么還寫,隨即大德伸手就看不到手掌了。像這樣的閱讀誦經,和參禪和看話頭、持咒念佛同是一種專心致志,以致于用功世間一長,自然有豁然貫通的利益啊。明朝雪嶠信禪師,寧波府城人,目不識丁,中年的時候出家,苦參力究,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他的苦行是一般人難以做到的,如此久而久之,他大徹大悟了,隨口說的都妙契禪機。雖然不識字不會寫,時間長了也同樣會識字了,時間更長些手筆縱橫,居然成了一大寫家。這些諸多的利益,都是從不分別專精參究中得來,讀經也應當以此為方法。

讀經時,斷斷不可以起分別,自然會把妄念壓住,天真發現,如果打算研究義理或者翻閱注解和疏,應該另外找個時間,也只是事相上研究,在研究時,雖然不如讀經時那么嚴肅,也不能全無恭敬,不過比讀經時稍微舒泰些,如果業障未能消除智慧未能顯現,應當以讀經為主,研究當簡約帶過,否則成年累月,只是事相上研究,縱然研究得如撥云見月、開門見山一樣,也只是口頭功夫,對于自己的身心性命、生死大事,沒有多大關系。臘月三十日到來的時候,決定一點也用不著。

如果能夠像上面說的那樣閱經,當然必定業障消除智慧現前,三種情見都會慢慢消失,如果不這樣讀經,不但三種情見不會消去,還有可能因為宿世業力,引起邪見,拔無因果,以及淫殺盜妄種種煩惱,相繼出現,像火一樣熾然起來。以為大乘的修行人,一切沒有障礙,遂引用六祖大師的心平何勞持戒之類的語言,但是殊不知戒都破了,不知不破戒才是真正修持啊,如此修行難以得到真正的法啊。

所以諸佛世尊諸祖師大德,都主張凈土法門,以承佛的大慈悲愿力,制服自己的業力。所以應當以念佛為主要,讀經為輔助,像法華經、愣嚴經、華嚴經、涅盤經、金剛經、圓覺經,或者是專讀一部經,或者六部經每部依次讀,都是可以的,但是讀經的方法,斷斷不可不依照我說的去做而自己茍且從事,致使不思思議的利益,由肆無忌憚、分別妄情而失去了啊,難道不悲哀

如來滅度后,所存在的就是佛經和佛像了,如果把土木金彩等象看成真佛,那么就是消業障破煩惱,證得三昧而出離生死,如果就當成是土木金彩,那也就是土木金彩而已,而且土木金彩,褻瀆它們是沒有過錯的,如果褻瀆以土木金彩做的佛像,則罪過彌天啊。

讀誦佛經,應該當成是佛陀為我親自說一樣,不敢萌生絲毫怠慢的心,能這樣去做,我說這個人必定能夠往生高居九品,大徹大悟一真法界,否則只是游戲法門,而利益也只是知見豐富,能說會道,一點不得真實受用,只是道聽途說很能得。古代的人在對待三寶都是真誠恭敬,不只是口上功夫,現在的人就連口都不談一個屈字,何況去真實行。

從朗讀。背誦。右腦學習理論。。來理解。。念佛持咒誦經的一部分意義

印光大師法語

何謂恭敬?印光大師云:“凈手潔案、主敬存誠、如面佛天、如臨師保,則無邊利益自可親得。”凡欲閱讀經典,須先洗手漱口、潔凈幾案、端身正坐、合起雙掌,然后以拇指與二指翻開經本,慎重小心保護經文,勿令染污、勿使損毀。一則保持經文壽命,二則保持經文完整,三則能生福德及智慧性,四則遠離諸過也。

何謂不恭敬?印光大師云:“若肆無忌憚、任意褻瀆、及固執管見、妄生毀謗,則罪過彌天、苦報無盡也。”例如將經典放置不凈幾案上、或置于世間雜亂書中、或放置最底處、或床頭上、或置衣物中,或用指甲劃經頁翻閱、令經篇上有指甲劃痕,或用口涎沾于指上來翻經頁,或用二指及中指夾起經文翻閱,或穿鞋時用手指提鞋、再用此手翻閱經典,或眼看經文、心思經文,雙手無事,則閑摩其腳及腳指隙,然后再用手翻閱經典。或正在觀閱經時,咳嗽、打噴嚏、打呵欠不用手掩口,或正閱經時,未將經覆蓋便與人談話、及大說大笑,或不端身正坐、及半坐半臥、并斜身翹起腳來閱讀,或將經置于腿上翻閱,或將經書卷起,當小說唱本看等等。以上各舉不敬經典有十五種,若詳舉則無量矣。

祈緇素大德,于觀覽經文之時,必須仔細思量,對于三藏圣教靈文,恭敬與不恭敬之福罪為要。

閱經念經須知

印光祖師言:“一切佛經,及闡揚佛法諸書,無不令人趨吉避兇,改過遷善;明三世之因果,識本具之佛性;出生死之苦海,生極樂之蓮邦。讀者必須生感恩心,作難遭想,凈手潔案,主敬存誠,如面佛天,如臨師保;則無邊利益,自可親得。若肆無忌憚,任意褻瀆,及固執管見,妄生毀謗,則罪過彌天,苦報無盡!奉勸世人,當遠罪求益,離苦得樂也。”

故知佛經法寶,蘊含無量深意,然末學猜想我們許多同修讀經之時,卻往往只看其表面字義,把“甚深微妙法”看得太輕了,今細看《閱經念經須知》第9條,才理解印祖一片苦心。以及為何“讀經不求解意”,當如何讀經。愿與大家共勉之:

閱經念經須知

佛教中把釋尊所說的一切教法總稱為“佛經”,佛法是諸佛菩薩經過累世修行甚至不惜舍棄頭目腦髓而求證徹悟的殊勝智慧,一切佛經所在即為有佛,而且有無量諸天神只護法圣眾周匝圍繞。恭敬者獲福,輕慢者遭罪。看經和念經的功德都很大。但佛陀并不是要我們把他所說的教法當成文字經典用嘴巴念念,而是要把它拿來對照當路走。佛陀講經其實就是在講道,是指引一條解脫的路讓我們走,我們應該按照經書的教導去做人,這才是真正的學佛,才會真受益。我們經常誦經,就是要經常策進我們為大眾服務的決心,清除我們貪嗔癡煩惱習氣,對照檢查我們的行為心理是否有違佛法。這樣才會增長智慧、提高覺悟。閱經念經者必須遵行以下幾點,以免無知而產生過失。

1、看經念經時,身應端正,不宜妄動,意念集中,口勿雜言,此為三業清凈。2、翻看經書前置于潔凈桌面上平看,不可手握一卷或放在膝蓋腿上看經,不可躺臥閱讀,衣帽等物尤不可壓在經書上。
3、持經最好雙手捧著,單手亦尚可,經書不可低過腰部,不可把經書夾于腋下或放入褲帶中,不可放在床上椅凳及飯桌上。
4、佛經佛書不可攜入廁所及夫妻房間和放在不潔凈的地方。
5、不可將佛書與世間一般書籍混淆放置,世間任何書不可壓在佛書上,書架上應將佛經書放在最高位置。
6、閱經時不可折角及在書中涂寫與記錄,翻閱時切忌用手沾唾液翻書。
7、念誦佛經前必須漱口、洗手。念經時勿食五辛[蒜、蔥(含洋蔥)、韭菜、薤、興渠]及腥臭臊膻之味,此等食物皆有穢臭氣味,天龍神只、護法圣眾不喜此味,故護法遠離,而魑魅鬼怪喜歡此味致招惹前來,易障礙修行,故佛律制止之。如未能全斷肉食,特別不要吃牛、狗、鼠、狐、貓各種野獸肉以及鯉魚、鯽魚、鱉、龜、泥鰍、鱔魚、河蚌肉。
8、對于破損不堪不能再讀閱的佛經,應當在佛前說明無法閱,然后送到佛寺焚化爐中火化或在清凈空地上火化后將灰燼灑在江河中間或海中。
9、念經誦咒貴在至誠,雖然暫不懂其意義,也不可退卻灰心,虔懇念誦,自然能體會妙意。因為真用功者,不用妄識,對經直接觀照,于文字相中,般若性顯,入佛慧海。
10、六道眾生中,尚有天、神、鬼以及少數的傍生或畜生也能信受佛法。所以,雖在無人之處念誦,就有異類的天、神、鬼、畜生及親友亡靈來聽誦佛經。只要念經者專誠,即能感應之而度脫它們。
11、念經時燃香凈意,先念誦諸真言,精神集中而身心放松,一字一句要清楚,聲音不亢不抑,聲速不急不緩。12、誦經時不能念錯、念漏字句,念經時心中起妄念、罵人、發怒、打人、起身迎接賓客或邊念邊干雜活、不依照程序隨便誦經都會有過失。
13、盡管經常如法念誦佛經會獲得長壽、富足、健康、如愿、智慧、平安、消災、除障等多種殊勝的利樂功德,但念完之后皆應普皆回向、發心以此功德令一切眾生入佛知見,開佛智慧,歸敬三寶,速證菩提。而不應不以貪功德而念。

<<印光大師文鈔>>關于恭敬經書的開示. 吾常曰,欲得佛法實益,須向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即消一分罪業,增一分福慧。有十分恭敬,即消十分罪業,增十分福慧。若毫無恭敬,雖誦經念佛,亦非毫無利益。而褻瀆之罪,當先受之,墮落三途,經若干劫。其罪畢已,當承此善因,又復聞法修道,吃素念佛,求生西方,了生脫死。若現生竭誠盡敬,則現生即可仗佛慈力,帶業往生西方。一得往生,則超凡入圣,了生脫死,永離眾苦,但受諸樂矣。

佛之人,夜間不可赤體睡,須穿衫褲,以心常如在佛前也。吃飯不可過度,再好的飯,只可吃八九程。若吃十程,已不養人。吃十幾程,臟腑必傷。常如此吃,必定短壽。飯一吃多,心昏身疲,行消不動,必至放屁。放屁一事,最為下作,最為罪過。佛殿僧堂,均須恭敬。若燒香,不過表心,究無甚香。若吃多了放的屁,極其臭穢,以此臭氣,熏及三寶,將來必作糞坑中蛆。不吃過度,則無有屁。若或受涼,覺得不好,無事則出至空地放之,待其氣消,再回屋中。如有事不能出外,當用力提之,不一刻,即在腹中散開矣。有謂,不放則成病,此話比放屁還罪過,萬不可聽。佛制戒律,未說此事,想古人身體好,又不貪吃,無有此事,故未說。若有,佛必說之。切不可謂佛不說,就應當放,則是自求墮落,佛也難救矣。孔子以圣人之資格,朝于凡夫之國君,將欲升堂,在階下,便不敢大出氣,況入堂面君乎。故論語云,攝齊升堂,鞠躬如也,屏氣似不息者。(攝,提也。齊,音咨,與〔?〕同,衣岔子也。鞠,曲也。屏,閉藏也。息,鼻中氣也。孔子朝君,將升堂,先鞠躬而行。鞠躬,則衣前長,故必提其兩岔,去地約一尺,方不至蹋其衣而跌蹶失儀。嚴肅之極,故鼻中之氣,似乎不出。試看此是何等敬畏。今人比孔子,則相去懸遠。時君與佛,又相去懸遠。放屁與不出氣,又相去懸遠。靜言思之,直大地無容身之處矣,可不極力留心乎。)吾人業力凡夫,在圣中圣,天中天之佛殿中,三寶具足之地,竟敢不加束斂,任意放屁,此之罪過,極大無比。許多人因不多看古德著述,當做古德不說。不知古德說的巧,云泄下氣,他也不理會是什么話,仍不介意。光三四十年前,常說此事,后試問之,人不知是何事,以故只好直說放屁耳。唱戲罵人說放肆,就是說你說的話是放屁。凡有所畏懼,氣都不敢大出,從何會放屁。由其肆無忌憚,故才有屁。你勿謂說放屁話,為不雅聽,我實在要救人于作糞坑之蛆之前耳。●晨起,及大小解,必須洗手。凡在身上摳,腳上摸,都要洗手。夏月褲腿不可敞開,要扎到。隨便吐痰〔鼻+希〕(音喜)鼻,是一大折福之事。清凈佛地,不但殿堂里不可吐〔鼻+希〕,即殿堂外凈地上,也不可吐〔鼻+希〕。凈地上一吐,便現出污相。有些人肆無忌憚,房里地上墻上亂吐,好好的一個屋子,遍地滿墻都是痰。他以吐痰當架子擺,久久成病,天天常吐,飲食精華,皆變成痰了。若肯咽了,久則無痰,此是以痰殺痰最妙之法。如不能咽,當袖一痰布,吐于其上復袖之。此亦勞人,又不潔凈。不如咽了,又不勞人,又無污穢,而且永無痰病,是為治痰病之妙法。(誡吾鄉初發心學佛者書)

閱覽佛學經書翻動時減少罪過之注意(附)
  學人閱覽尋常書本,每于翻動頁角時,往往用指甲掠劃。以致紙質傷損,指印縱橫,殊失尊重保護之道。此種惡習,施之于尋常有益身心之書籍,已有罪過。何況佛學經書,為超出生死苦海之寶筏。天神地只,咸皆恭敬擁護。而可任意褻慢,不加愛護哉。且末世眾生,福量漸薄。享用各物,得之彌艱。物質日劣。近時所出之紙,亦遠不如前。若常常劃翻,紙易破裂。以此積習,施之佛學經籍,乃大不敬,急宜切戒。旁觀者能善言勸導,使之悔改,功德甚大。 又有以指尖蘸口中津液,粘紙翻掀。雖紙質未必損傷,然墨色及紙角純白之色,易致污染。又以污穢口液,抹于佛經之上。褻瀆之罪,實無可逃。況乎有病之人,口津沾書。易使后來展誦之人,得傳染之病。以己累人,尤為損德,所當切戒。竊謂佛書流通世間,為養人慧命,度人出苦之無上寶典。閱者宜加意保存愛惜,期其傳之久遠。救拔多眾,普利有緣。各頁翻動之時,當用指肚從旁輕輕掀起。不可鹵莽,宜加慎重。其始雖覺未慣,久之自能得心應手也。 又臨開卷時,案頭塵垢,先須揩抹干凈。經籍面頁底頁外,能加外護,或紙或巾,均佳。

 

佛像、佛經破損后該怎樣處理?

 

像之可以供可以存者,供之或存之。其不能供不能存者,焚化之。毀像焚經,罪極深重,此約可供可存者說。若不可供不可存者,亦執此義,則成褻瀆。譬如人子于父母生時,必須設法令其安全。于父母亡后,必須設法為之埋藏。若不明理之愚人,見人埋藏父母以為行孝,則將欲以活父母而埋藏之而盡孝。或見人供養父母以為孝,遂對已死之父母,仍依平日供養之儀供養之。二者皆非真孝也。經像之不能讀不能供者,固當焚化之。然不可作平常字紙化,必須另設化器,嚴以防守,不令灰飛余處。以其灰取而裝于極密致之布袋中,又加以凈沙或凈石,俾入水即沉,不致漂于兩岸。有過海者,到深處投之海中,或大江深處則可,小溝小河斷不可投。如是行者,是為如法。若不加沙石,決定漂至兩傍,仍成褻瀆,其罪非小。而穢石穢磚,切不可用。

(節錄自:印光大師復如岑師代友人問書)

 

湖南快乐十分停售